正北方网 > 文化 > 悦读 > 正文

          爹娘树

          作者:张金刚 责任编辑:何娟 2019-03-13 15:24:01 来源: 呼和浩特日报

          我的老家在一个山坳里,树林连绵遍野。那些树与那村人一样,绵延了不知几代,但与我同在相伴的那些,一如我的乡亲,令我永远牵念。其中一些贴上了“老张家”的标签,是属于父母的,我亲切地唤做“爹娘树”。

          “爹娘树”品类不一,凡土生土长的树种都有些。有分田地时带的,有老家院儿祖传的,更有父母亲手培植的;有在山谷沟岔的,有在田间地头的,有在房前屋后的。大大小小百余棵树,父母视若儿女,精心呵护并时常念叨:说不定哪天就能沾上它们的光儿。

          父亲个头不高,小巧灵活。每年冬季,他都会腰别镰刀,蹭蹭爬上树干,“修理”那些疯长的枝丫。一阵疾风骤雨过后,钻天杨开始钻天,洋槐树不再乖张,一棵棵如理过发的小伙儿,精神、帅气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去生长。父亲一边砍枝一?#21480;?#36259;我:小子呀,你也像这树一样,不修理就成不了材。我叉腰向树上喊:你下来修理我呀!说完,我俩都笑了,但心里真害怕哪天闯了祸,再遭一顿揍。

          冬去春来,修剪过的树木冒出新芽。父亲又会剪些杨树枝,扦插在自家河埂上、沟渠边、农田里,说:每年栽一些,不出几年就会是一片小树林!还真是这样,如今几十年过去,我家的那几片杨树林?#24310;?#37057;?#20889;小?#32780;那些经年的老树,大?#23478;?#34987;砍伐,成了房梁、门窗、床柜及我的学费。

          哥哥结婚那年,父亲伐了几棵高大的杨、槐,请了村里盖房的把?#20581;?#26368;好的木?#24120;?#22312;山脚下盖起了五间土木新房,风风光光将嫂子娶进了家。那些父亲一手培育成材的树木,不再撒下荫凉,却换了种方式继续帮着老张家遮风挡雨,开枝散叶。侄子出生的那天,父亲又在新院里栽了几棵杨树,说是要?#30431;?#23376;在树下玩耍,学习,长大,等到娶媳妇时,树也就成材了。

          我考上师范那年,父亲伐掉了老房山墙外的两棵老洋槐。拿?#24597;?#26641;的一千多元,以及卖花椒、卖槐米、卖柿子和借来的三千多元,送?#39029;?#23665;,上路,进城求学。一个树桩,父亲掘出后,切了两块案板,用到现在,那道道年轮记下了?#19994;?#24180;的年纪。另一个树桩,留在地里,父亲常坐在上面抽烟纳凉,晒太阳,不觉新树苗已长成在树桩周围,俯看着矮小的父亲。而我,也记下了这恩情。

          母亲虽高过父亲一头,可?#26247;谷?#24369;,只能?#20011;?#24515;思地侍弄些果木树。正是这些结果儿的小树,深得我心,每年鼓动并满足着我肚里的馋虫。老房墙角处,有一棵李子树,可心的是?#35895;?#36824;有?#34903;?#22823;黄杏,那是母亲当年从很远的亲戚家嫁接来的。母亲说:小时候带你走亲戚,你吃了人家一瓢大黄杏,怕你嘴馋再要?#22270;?#25509;了?#34903;Γ?#22909;几次才成活呢。每年盛夏,黄杏先熟,紫李?#26377;?#35753;?#39029;?#20010;够。如今,那树还在,一年年牵动着?#19968;?#23478;的脚?#20581;?/p>

          还有一些杏树、桃树、花椒树,常是母亲在院内或田间撒下核或种,育苗栽植的。一些柿树、枣树、核桃树、?#36824;?#26641;、石榴树,常是母亲从田野沟谷寻得小苗移栽,或是剪枝嫁接的。不管怎样,勤劳持家的母亲都会千方百计地让我家拥有这些树,喂养我们的同时,也卖些钱贴补家用。

          又一个秋天,回家帮母亲摘柿子。当年的小树已高大挺拔,硕果满枝。我?#39318;?#22312;树枝上,举起长?#32781;?#23558;柿子一个个摘下。母亲捡完一数,足有一百多。母亲乐得合不拢嘴?#33322;?#24180;一百多,明年肯定结得更多;我腿脚越来越不灵便,你一定?#20146;?#22238;来摘?#20581;5让?#24180;春天,我再嫁接几棵,?#38498;?#27599;年都会大丰收。

          在家一天,母亲略显神秘地领我走了几道谷、几块地,让我?#20808;?#23478;里的果木树。在母亲的指引下,我知道了村北有三棵核桃树、五棵枣树,村东有两棵杏树、四棵花椒树,树南有两棵柿树、一?#33945;?#26946;树,老屋附近还有四棵桃树、一棵李子树;也知道了这些果树参差的树龄、挂果的先后以及管理方法、收获时令。

          母亲坐在院里的?#36824;?#26641;下喘着气,说:每年我都会栽些树,如果真有一天干不动了,或是不在了,你们照样能吃到应时的果子,摘了送人、卖钱都成。即便顾不上摘,也是个念想不?#29301;?#25105;连连说“是”。母亲满意地笑了,起身做饭,我却坐在原地眼泪打转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只是默默地将那些树又一棵棵种在了心田。

          那日,父亲电话里说,村里修路要占地,并要?#36710;?#19968;片杨树林。他虽不舍,却识得大体。几日后,他招呼?#19968;?#23478;,将占地伐树得的四万元补偿款给我,说:这些钱你帮我收着,等哪天我和你娘有个大事小情或者突然走了,用得着;菜园地里还有两棵老香椿树,到时砍了给我俩做寿材,够用,挺好……

          一个月后,母亲招呼?#19968;?#23478;,领我去老家院儿,看了看村里危房改造正在盖的六十平米新房,那几棵老洋槐、老椿树围着新房,我们都很?#19981;丁?#19982;父母在树下荒弃的老石碾上小坐,抬头仰望秋后的老树,枝丫张扬,父亲再也无法攀上“修理”它?#29301;?#27597;亲也无力再在新房周围种果树了……

          秋风吹过,黄叶飘零。“爹娘树”又长一岁,明年将继续新叶荣发,可爹娘却要一直老下去,终将滑向生命的冬季,不再回春。

          恍惚间,我已然站成了一棵树,与妻女、哥嫂、侄子一起成了“爹娘的树”,融在了山坳的密林之中……

          欢迎加入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nmg_99jee

          新闻热线:0471-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          声明:

          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?#25945;澹?#36716;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        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         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          电话:0471-6635129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• 感受“呼和浩特蓝”
          • 年货市场刮起最炫民族风
          • 草原掠影!冬季赛骆驼
          • 多语翻译机 方便外籍旅客乘车
          天津11选5基本走势图表